黑龙江3天新增53例境外输入 均为绥芬河口岸入境
来源:黑龙江3天新增53例境外输入 均为绥芬河口岸入境发稿时间:2020-04-07 02:39:11


但纳瓦罗的嗓门越来越大,反攻福奇称,“你是最早反对对中国实施的旅行限制的人。说旅行限制是行不通的。”

据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党委书记侯俊平介绍,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张静静积极响应号召,与其他支援湖北医疗队员一起,奔赴黄冈一线,圆满完成对口支援各项任务。支援湖北期间,张静静在尽职尽责做好医护工作的同时,参与制作了《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护患沟通本(山东医疗队)》,为有效解决医患之间的语言障碍发挥了重要作用。

截至4月6日24时,河南省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1273例,累计出院1250例。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例,其中出院2例。目前在院隔离治疗2例,其中本地确诊病例1例、境外输入病例1例,均为轻症。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7例,其中本地报告2例,境外输入报告5例。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坐在会议桌最前端,福奇、美另一顶级医学专家黛博拉·比尔克斯、总统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国土安全部长查德·沃尔夫等多位政府官员也在桌前坐着。纳瓦罗等人则在后面坐着。

对于白宫内部两派分歧,《纽约时报》曾评价称,这是观点与事实之间的冲突——也是特朗普对自己直觉的信任与福奇等科学家的谨慎、以证据为基础的方法之间的冲突。

里德·库什纳也对纳瓦罗劝道,“你就答应了吧”。最后,大家达成共识,政府的公开立场应该是,使用羟氯喹的决定权在医生和病人之间。

美国新闻网站“Axios”报道称,这场“史诗级争吵”主要是白宫高级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与美国顶级传染病学专家安东尼·福奇之间的对决,一方是白宫内部推销羟氯喹的主要力量,一方是羟氯喹的长期质疑者,他们在该药是否有效与是否值得白宫推广的问题上激烈交锋、互不相让。

消息人士称,福奇对该指责一脸困惑,因为他曾公开赞扬美国总统特朗普实施的旅行限制。

会议接近尾声时,食品药品管理局长斯蒂芬·哈恩开始讨论起羟氯喹,哈恩介绍完该药物的最新情况后,两位“主角”陆续登场了。

此外,《国会山报》指出,在特朗普力荐之下,联邦政府和官员已经采取实际行动推广羟氯喹,同时该问题也成为白宫内部的一个冲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