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怪异的预警机XW626:机鼻子上长了“肿瘤”
来源:最怪异的预警机XW626:机鼻子上长了“肿瘤”发稿时间:2020-04-04 05:40:24


因此,强有力、果断的国家行动势在必行。然而,“美国联邦政府的反应慢得令人担忧,对该病毒的性质和应对措施都混淆不清。”作者们在文中指出,各州和地方一直处于应对疫情的前方,但他们并没有统一行使公共卫生权力。由于基于科学的社会距离和有针对性的隔离措施只有在病毒传播的每一个地方都实施才能成功,因此缺乏跨行政区的协调合作已经付出了生命代价,未来还将继续付出这样的代价。

由此产生的联邦政府的反应意味着:通过迅速、统一的国家行动遏制COVID-19的宝贵时机已经丧失,这种情况和意大利类似。

“美国在1至2月已经有输入的新冠病毒的感染者,但这些感染者并没有被识别和隔离,病毒在美国不断传播,直到丧失了初期进行围堵窗口期,疫情出现了井喷式的局面。”杨功焕对澎湃新闻表示。

医疗资源短缺,卫生系统压力大

中国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专家、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也对澎湃新闻表示,自己2月28日到美国,“刚刚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戴口罩,一个星期后,零星有那么一两个人戴,华人多的区域可能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戴。”她还观察到,一些快餐店的售货员在销售食品时既未保持适当的距离,也未戴口罩。

然而,在非常时期,各州和联邦政府可以启动紧急权力,以扩大其迅速采取行动保护公民生命和健康的能力。截至2020年3月27日,所有50个州、数十个地方和联邦政府都宣布了COVID-19紧急状态。由此产生的行政权力是广泛的,它们的范围从停止商业活动到限制行动自由,到限制公民权利和自由,以及征用财产。

那么,美国政府还能做些什么来促进统一的应对措施?作者们认为,“很明显,美国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发布白宫和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因为自愿遵守是行不通的。联邦政府接管所有公共卫生命令将与美国的联邦体制不协调,但还有其他选择。”

莎拉指出,“大部分国家缺乏像中国为追踪无症状携带者所做出的‘英雄式努力’”,而美国的医疗保健系统没有能力做到像中国这样。

用于救治重症病人的呼吸机也无法满足需求。纽约曼哈顿一家医院已经开始使用一些呼吸机治疗多名患者。3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还指责美国有医院在囤积呼吸机。

联邦政府被指在行动上“慢半拍”,地方政府不得不开始积极自救。但即便是到了病毒席卷全国的重要关头,美国的两党之争仍在继续,抗疫表现突出的纽约州州长、民主党人科莫还频频被特朗普在推特上“点名批评”。